君倾泽

他们的爱情,活于过往,葬于未来.

写给某人

嫉妒:一定要我把那些在你身边的事物都清理干净你才能乖一点吗?
暴怒:折断四肢,遮掩口鼻,为什么你总会惹我生气?
懒惰:让我们一起沉入水底,永远安眠,不在苏醒.
傲慢:我会俯视你,无论何时.
色欲:明明说过今晚我来决定姿势,不是吗?
暴食:你是最美味的,尤其是那颗鲜红的心脏.
贪婪:你是我的,我将宣告主权,别妄想离开.

怎么办,七宗罪我占全,极乐净土一定无法到达了,但听说地狱门前的彼岸花很美,要一去去看吗?

#白色情人节
#双黑向小段子
将手中的袋子攥紧,慢吞吞地走过去,无视那人不解的目光.
--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呢.
--哦
--我是说,今天是情人节!
--这种节日无所谓了
放弃交流,一袋子呼他脸上
--不就是把你从水里捞起来了吗,你个小心眼的绷带附属品
捞过领结将唇印上去
--入水多了脑子也进水了吗,太宰?

二十分钟产物,昨晚忘发了
@( ̄- ̄)@
#短打贺文#
#芥川先生生辰快乐#
ooc致歉

生日...吗?

这里是港口黑手党,是横滨阴暗面其本身,扎根于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.
当然,不管它涉及的领域有多么宽广,它依旧是一个朝九晚五的“三好公司”不是吗?
那么,部下的生日...啊.看着手上的资料,脑中回想起那个有着充满淡漠的瞳孔的少年.

初见还是在十八岁,太宰那家伙翘掉了庆祝升级为干部的宴会,从贫民窟里带回一对兄妹.污黑的头发,霜白的鬓角,配上面无表情.
他很适合这里,我当时是这样说的,我记得.

中也先生,您要的文件整理好了,您....中也先生?
拿走他手中的文件随意的抛在桌子上.走吧.拿起帽子扣在他头上.
--请你喝酒.

ps:就酱,我不敢再往下写了,这俩一起喝醉...画面太美,没眼看= ̄ω ̄=


#短打图梗#
#双黑向#
#黑时#
ooc致歉
什么时候习惯抽烟的呢?中原中也心想.
是处理文件到深夜,为了消除那不容忽视的困意.
还是消灭整个组织后站在血海中,为了压下那心中的一丝涟漪...

啊啊,漆黑的小矮人在发~呆~唉~耳边响起了熟悉到不能再厌恶的聒噪声
闭嘴吧,一条腐烂的青花鱼是无法发出声音的,毫不犹豫地嘲讽回去.

他熟练地从我胸前的口袋中摸出烟盒,是金蝙蝠,这也是我们为数不多的共同爱好了.

中也,打火机借我.
抽老子的烟还好意思要打火机,太宰治咱要点脸行吗?

一脸嫌弃地拍开他打算继续摸索的手,拿出打火机尽将自己的烟点着.
烟雾弥漫,原本清晰的容颜渐渐模糊,不,本来就没有看清过吧.

中也...是谁的声音呢?
中也...是在叫我吗?
中!也!

猛的抬头.
青花鱼你叫魂....!

忽然靠近的脸庞使我哑言

中也,接个火吧.

#太宰叛逃前夜#
ooc致歉
#双向暗恋梗...吧#
凌晨一点:处理文件到深夜,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家里,很快便熟睡
凌晨三点:被吵醒,屋外是狂风骤雨,手机在一旁闪烁着光芒,看着屏幕上那不能再熟悉的名字,啧,罪魁祸首.起床气爆棚,咬牙切齿地:死青鲭,你又打扰老子睡觉,要不是什么急事的话,你就做好被压成鱼酱的准备吧.
中~也~殉情吗?
殉...
真的吗?中也你果然是好人呢!
殉你大爷.
挂掉电话,却再无困意.那么去喝一杯吧.离清晨还早,不是吗?
一杯,不是没有听出来,电话那边像往常一样的语气中透露出的深深疲惫.
两杯,不是不知道,已经发生的事,无法挽回的事,和已成定局的事.不管再怎样厌恶,那个最熟悉他的人还是我,不是吗?
三杯,不是不知道...不知道,他的离开会将双黑的称号变为虚无.可是,他不会在乎.,不是吗?
果然,你是最讨厌的那个.将杯中的酒喝尽,面上展露出熟悉却不属于自己的笑容,牵起身旁女士的手
美丽的小姐,要一起殉情吗?
黑暗里,是谁借着醉意这样说到.
翌日,干部太宰治在任务途中失踪,确认叛逃.